般若精舍

如何理解“寻”和“伺”

 二维码 301

寻和伺这两个概念我们也经常听说,尤其是讲五禅支的时候,一直在讲,对不对?那么这两个概念是什么意思呢?我们来了解一下,首先还是看看窥基大师的解释:

言寻伺者,寻谓寻求,令心怱遽,于意言境,麁转为性;伺谓伺察,令心怱遽,于意言境,细转为性。二法业用,俱以安、不安住身心分位所依为业。谓意言境者,意所取境,多依名言,名意言境。或曰:寻伺二法,为假为实?曰:并用思之与慧各一分为体,若令心安,即是思分;令心不安,即是慧分。盖思者徐而细故,慧则急而麁故。是知令安,则用思无慧;不安,则用慧无思。若通照大师,释有兼正。若正用思,则急慧随思,能令心安。若正用慧,则徐思随慧,亦令不安。是其并用也。

窥基大师说,“言寻伺者,寻谓寻求,令心怱遽,于意言境,麁转为性;伺谓伺察,令心怱遽,于意言境,细转为性。二法业用,俱以安、不安住身心分位所依为业。”到这里是对这两个心所的定义,寻是寻求,说到这个地方呢有个比喻来说明,比如这个猎人去打猎,在没有发现猎物之前,肯定是到处寻找,东张西望的观察,这种东张西望寻找猎物的粗分别就是“寻”。


伺呢,是比如你已经看见猎物了,你的注意力就定在它身上了,慢慢的观察它,寻找机会,这个时候心就专注在它的上面了,这个时候就是仔细的观察,就不是东张西望的那个粗的状态了。所以你看,按照这个比喻来说呢,寻和伺都是一种观察的状态,而不是简单的思考或者推理。有些人讲到这里会说是思考或者推理,如果那样说也不是不可以,我们作数学题或者思考哲学问题的时候,也可以用“思考”和“推理”这样的角度来理解寻和伺。


这个“寻”呢,简单理解就是“寻求”,后面仔细说,就是“令心怱遽”,智敏上师的讲义中说是“使心频繁的活动”,这个是指在寻的时候,这个心不断的在各种所缘上来回的换转,而且速度和变换都很快,这个时候是“怱”;“遽”也是迅速、快速的意思,那么也是表示在目标上来回飞快的变换。


“于意言境”是说寻和伺所缘的对象是什么呢?是“意言境”,“意言境”的概念后面又解释,“谓意言境者,意所取境,多依名言,名意言境。”这里说,所谓的“意言境”啊,就是意识所认识的对象,都是要依靠名言概念来实现的,所以叫做“意言境”。为什么意识取境“多依名言”呢?因为人的意识在内是思维,表现出来就是名言符号,再明显具体点就是字词句子,后面学到不相应行法会说到名、句、文,思的前提要安立名言,名言是思的材料,就像炒菜要有菜和调料一样。


寻和伺的定义前面都是一样的,后面不一样了,分别是“粗转为性”和“细转为性”,转是什么意思?“转”有个意思是“显现”,有种呈现出来的意思。粗转和细转是有个指向的,以“意言境”为目标,跟着它观察它,这个也是“转”,粗粗的转就是寻,细细的转就是伺。寻和伺这两个法的业或者用是什么呢?“俱以安、不安住身心分位所依为业”,就是说,这二者是以“安住身心”或者“不安住身心”的分位差别为所依的。


寻和伺二法是假还是实呢?我们前面说过假、实是有体和无体,主要是要看它们的“体”是什么。寻和伺都是思和慧的各一分为体,“若令心安,即是思分;令心不安,即是慧分。”前面不是说二者都是身心安住或者不安住来假立的吗,令心安就是思的一分,以思为体;令心不安就是慧的一分,以慧为体。


为什么呢,后面继续解释,“盖思者徐而细故,慧则急而麁故。是知令安,则用思无慧;不安,则用慧无思。”


“思”的表现是“徐而细”的,“徐”是慢慢的从容的状态,说思是徐而细,慧是“急而粗”,这是对思和慧的在相上的描述,用比较形象的方式描述出来。汉语经常会这样,有画面感,能形象的感觉出来,有想象空间。大家可以回想一下思心所和慧心所,慧心所是判断,判断是非的问题,需要快速直接;思则需要慢慢的一个过程,这是思和慧的特点。


让心安的时候呢用思不用慧,比如修止的时候所缘在境上,保持平等的行,这时的状态可以叫做“安”;慧因为是判断,要做一个是和非的比较,给人的感觉是一上一下,就说成“不安”。慧的时候作判断是高低相对的一种状态;思是徐而细的,这时候把它叫做“安”,和得定不得定还是不一样的,这里只是对心所特征的一种描述,假名为安和不安。所以后面说,安是用思不用慧,不安是用慧不用思。


“若通照大师,释有兼正。若正用思,则急慧随思,能令心安。若正用慧,则徐思随慧,亦令不安。是其并用也。”最后呢,还提到一个情况,就是通照大师的一个解释,把这个思和慧从“正用”和“兼用”来说,“正用”就是以这个为主,另一个为辅助,要追随这个正用的心所,作为配合。如果以思为主力的时候,那么急而粗的慧就会作为辅助,也是能让心安。如果以慧为主力,徐而细的思为辅助的时候呢,也能令心不安。这是二者并用的时候的状况。


我们再看看普光法师的注释:

于法推求,未审细察,令心粗转,名之为寻。于所寻法,数数推求,令心细转,故名为伺。

普光法师的解释很简单,就是说对于法的推论和求证,如果没有仔细的审察呢,这个心比较粗呢,就是寻。如果仔细的慢慢的推求,让这个心转细呢,就是伺。


我们再看看《瑜伽师地论》里的说法,是这么说的:

正文

《瑜伽师地论》

当知寻伺,慧思为性,犹如诸见。若慧依止意言而生,于所缘境,慞惶推究;虽慧为性,而名寻伺。于诸境界,遽务推求,依止意言,粗慧名寻。即于此境,不甚遽务,而随究察,依止意言,细慧名伺。


这里说,应该知道寻和伺是以慧和思为体的,“犹如诸见”,这句话里“如”是类比的意思,“见”是一些见解和看法。这里是说寻和伺是以慧和思为体的,就像诸见也以慧和思为体一样。后面把这个以慧为体的情况说了一下,慧有粗慧和细慧,分别就是寻和伺。这个内容比较容易理解,我们不多说了。


然后再看看《集论》里的说法:

何等为寻?谓或依思,或依慧,寻求意言,令心粗转为体。何等为伺?谓或依思,或依慧,伺察意言,令心细转为体。如是二种,安不安住所依为业。

寻或者是依思而生,或者依慧而生,思和慧就是二者的体了。寻呢,就是寻求,把意言境当作认识对象,心粗的观察的时候就是寻求。伺也是以意言境为对象,但是伺是细的观察。这两个心所的作用呢,就是能让心安住,或者让心不得安住。


我们再看看《显扬圣教论》里的解释,是怎么说的:

寻者:谓或时由思于法造作,或时由慧于法推求,散行外境,令心粗转为体;障心内净为业,乃至增长寻为业。伺者:谓从阿赖耶识种子所生,依心所起,与心俱转相应;于所寻法,略行外境,令心细转为体。余如寻说,乃至增长伺为业。

《显扬圣教论》在强调二者的体的时候,跟前面所说的差不多,但它强调了伺是“从阿赖耶识种子所生,依心所起,与心俱转相应”。然后在二者的作用上呢,也还是一如既往的强调了寻和伺的熏习,能够增长寻、伺的习惯。


最后再看看这个《广五蕴论》里是怎么说的:

云何寻?谓思、慧差别,意言寻求,令心粗相,分别为性。意言者:谓是意识。是中或依思、或依慧而起分别。粗相者:谓寻求瓶、衣、车、乘等之粗相,乐触、苦触等所依为业。云何伺?谓思、慧差别,意言伺察,令心细相,分别为性。细相者:谓于瓶、衣等,分别细相,成不成等差别之义。

《广五蕴论》的内容,我们看看作为参考,就不细说了。这个也比较好理解,有了前面的内容作为铺垫了。这里举例说明了什么是“粗相”和“细相”,大家稍微体会一下。


这两个概念呢,我也找懂梵文的法师问了一下梵文里的意思。寻和伺的梵文是vitarka和vicāra,vi-是分别的意思,寻和伺都有这个vi-,表明寻和伺都是有分别的,都在分别的基础上建立的,以慧为体。-tarka是思择和判断,这和慧的意思更接近了,整个“寻”基本是在发挥慧心所最基本的作用。-cāra有移动和行走的意思,这个移动和行走不是盲目的,而是有目标的,是念头跟着一个目标在走,比如猎人打猎看见一头鹿,鹿往哪里跑,他的注意力就要跟着往哪里跑。


我们大致也可以这样理解,寻是对目标和非目标的一个判断,这时候是个粗的观察。伺的时候已经确定了目标,这时候做更细的观察,目标如果在变动,心也在跟着变动,不断紧跟着它移动,这个状况叫伺。我们知道分别有自性、随念、计度三种,最基本的是自性分别,自性就是体,对于自性的分别,首先是把这个法和其他的法区别开来,这时候是自性分别,那么这个寻心所,就可以理解为目标和非目标的区别;伺呢就是在这个自性分别的基础上锁定目标了,然后继续随念分别、计度分别,这些更细的分别就可以理解为伺。当然这个说法呢,也是一家之言,大家可以体会一下,是不是认可。

   

寻和伺这两个心所的内容还是很重要的,也很微细,大家回头多思考思考,多看一些资料体会体会,不要局限在我讲的这点东西上,我讲的也未必准确,大家学东西,主要还是靠自己多读经论,多思考。